喻风若水

方兴未艾4

方兴未艾 4

 大概算是军火商人带点奇怪的战斗方式的p。。。。

  其实在叶修问陈果资金是不是紧张的时候他已经和方锐联系过了,否则他也是不会问陈果这个问题的,毕竟他和方锐的关系算不上太铁,别看平时两个人聊天都挺没下限的,那只是性格所致而已,能左右别人换连接体换老板的,那至少也得是喻文州与黄少天那样的关系才说得过去,因为与呼啸的矛盾,呼啸没有允许方锐在没有报备的情况下带连接体出来。

“老叶,不是我说,知道你是来找连接体的也就算了,不知道的看我们三大男人蹲这房子前面看男人算个什么事?”

“诶哟,看来点心大大对这项事业深有研究嘛。”

“你们不要转移话题!没用!我跟你们说,这次回去你们不一人给我介绍一笔单子我绝对不干!不干不干不干!你们到底搞毛呢啊?叶秋这个心脏也就算了,方锐大大你这是怎么个事?鬼迷神疑呢!还以为你是帮手结果是来蹭助攻的,没带就快回去回去!合着我们三个人,就我一个有连接体,我这是做苦力来的吧。”

“朋友,我是来接君莫笑的,我又不是来打架的,你激动啥呢。”

 

说着叶修将脖子上的伞形挂件取了下来,如同水晶一样透明的伞上没有任何装饰,但就这样钩在绳子上伴随着叶修这么多年没有掉下来过。这把伞没少被围观,因为挂在叶修脖子上真是太违和了,怎么想都不是叶修的风格。

“我还是觉得这个东西应该挂在清新得像一阵风的少年身上而不是你身上。”方锐觉得每次看到这个链子挂在叶修脖子上都很心累。

 

原本安静如冰的小伞却是突然活跃起来,透明的小伞内部开始出现一股股如丝绸一般的白雾相互缠绕交错,白雾越来越浓,小伞已经完全变成了乳白色,当最后一丝透明的色泽隐去的时候,一个留着长发的军人从兵营的大门口走了出来,径直走向叶修他们藏身的地方。

 

“这是?!”这是剑圣今天第二次被震惊,吓得剑圣一句话只有两个字了。

 

“意思是,这个军人是一个连接体?他一直混在军队里等你来接他?”来之前方锐叶修就给方锐说过君莫笑不是一般的链接体,但当真正知道了哪里不一般了的时候还是被这事实给华华丽丽的震到了。

 

什么是链接体?是战争武器,是杀戮机器,是和枪,和刀,和剑一样的东西,但是如若他们有自己的感情呢,如若他们能够自主的生活呢?没人想过,因为这是固定的认知,就像糖是甜的,盐是咸的一样,是常识。如果说一叶之秋抱住叶修可以解释过去的话,君莫笑却是无论如何都是违背常理的存在,在军队生活十年可不是抱住一个人这样简单。

 

“叶修。”君莫笑走到叶修面前看着叶修皱着眉头说。

 

“卧槽!卧槽!卧槽!叶秋我今天真是信了你的邪!他真是,卧槽!等等,叶修是谁?”其实无论是黄少天还是方锐都还没有缓过劲来,看到这样生动的连接体都还没有适应。连接体该是没有生命的啊!但不愧是机会主义者比正牌杀手方锐更像是杀手的男人,立马抓住了另外一个让人在意的事情。

 

“我来接你了,对不起。”叶修却是没有理会黄少天的问题。

君莫笑皱起来还没有舒展开的眉头听到这话锁得更紧了,旁人都以为叶修的对不起是因为自己将君莫笑丢在这里这么多年,但是他与君莫笑都知道这个对不起里包含的意义,即使君莫笑是在这个区域里辗转,像普通人一样长大,他也知道苏沐秋肯定是出了什么事,苏沐秋的战斗天赋不输叶修,在连接体上的成就更是不低,但这些年来,叶秋威名赫赫却没有人提起过另外一个叫做苏沐秋的少年。

 

君莫笑出来的时候兵营外人并不少,但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有一个人从他们身边走过,等到叶修将君莫笑收到伞里,三个人扬长而去的时候也没有人发现有什么异常。

 

“叶秋,你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你把我找来帮你你就不打算满我这事了吧,你别给我说你让我来是为了勾起我的好奇心,你要是敢说你信不信我和方锐两人一人抬脚一人抬手把你从飞机上扔下去!”

 

“我叫叶修,叶秋是我弟弟,双胞胎,不玄幻,真的!你们看我和点心大大一样真诚的双眼!嘉世出了问题你们应该都看出来了,我当初离开是因为我以为我的离开可以让他们醒悟,没想到的是,我离开以后,嘉世变本加厉,至于他们到底干了什么不能告诉你们,出问题的不是嘉世,而是有的人,不久后我会正式向嘉世宣战!”在方锐的记忆里叶修很少这样说话,即使是在嘉世动荡不安被围攻或者是在大战时输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叶修和都是那一副没睡醒却感觉早已看破了一切的脸。现在这样严肃而坚定的表情,至少在方锐的记忆里是没有看到过的。方锐离开军事学院成为一个佣兵的时候叶秋就已经带着他的一叶之秋在战场上纵横了五年了。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是那个战无不胜的斗神了,站在那里,就像是绝对不会倒下一般,自己脑补过无数次自己出其不意把那个人踩在脚下的画面,但奈何开始每一次的出手都是失败,失败,失败,到后来两人都混熟了,自己也能有时候也能出其不意的打败他,虽然胜率方锐自己想都不敢想,总觉得仔细计算一下自己一定会气的睡不着觉。其实要说自己对叶修真的和叶修对自己的感情一样那是不可能的。叶修看自己和他看黄少天,看吴羽策甚至是看孙翔卢翰文都一样,对于叶修来说就是很很厉害的对手,很出色的后辈,而叶修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一个被尊敬被憧憬着的人,这怎么能一样,就像所有的小孩子都喜欢和比自己大的人玩耍,而对方稍微对自己温柔一点自己就觉得受宠若惊,就会心怀感激一样,有些感情,是从很久以前就被种下的。

 

“这个伞是谁的,君莫笑又是怎么回事?”这么简单的问句想来也不是出自黄少天之口。

“伞,姑且算是我的,君莫笑的心脏。怎么?羡慕了?想要?门都没有!你先说你来不来我大兴欣!我这可是王者之师,你不来过几天可就没机会了啊,黄少天要来我都嫌他吵。”

“你总要我去考察一下吧!你也是不害臊,别以为我不知道兴欣就是一个散商船队而已,连独立的港口和基地都没有,忽悠虚空双鬼呢。”方锐在黄少天开口之前打断了他,因为黄少天显然是不会离开蓝雨的,若是一般的佣兵还好,要跳槽或者和东家有矛盾,自己非要逃也不是不可以,虽然日后一定会遭到追杀,但方锐,黄少天这种等级的,一般的追杀搞不定,非要搞定那代价太大,东家不一定愿意这样劳民伤财,两败具伤,跟何况,他们这些人,可以说是随时随地都处于被追杀的状态,多几个人,少几个人都无所谓。至于黄少天一定不会跳槽的原因……谁不知道那蓝雨的创建者,真正的老板就是他师父啊,叶修在这这样说,黄少天肯定不乐意,想想那一大段垃圾话,方锐果断先下手为强。


                                                                                   tbc

评论
热度(5)

深井冰【我觉得我要把我的爱好都写完,这介绍不够【。】

© 喻风若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