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风若水

流月若风 上

“流月你这个叛徒!”吹雪的话中透着戏虐。

“是又怎么样?”流月看了一眼吹雪又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飞云,静静的站在哪里,任凭西风扬起青色发带,抚上刀柄的双手抽了回来,神色淡漠得就像说着别人的事情。

“看在你效忠多年的份上,暂且留你一条性命,你以后好好做人,离那些魔教远一点吧。”飞云摇了摇头,皱着眉头像是不舍也像是失望,流月知道,现在这个武林盟主心中对他没有一点留恋,甚至没有一点愧疚。倒是那些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眼中的恼怒让流月有些无奈,当年那些温酒当歌的情谊恐怕也是不复存在了。

  怎么做人这种事情,恐怕还没有他们所谓的魔教徒想得清明现在却口口声声的说着这种事情,流月觉得有些好笑。

说完这些话飞云就带着身边的几人离开了,吹雪留下来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定定的站在那个地方,握紧的手松开又合上,任凭帮飞龙山庄人离开的流月。

也不知过了多久,像是被吹起他额发的朔风唤醒一般,流月的眼中突然有了焦距,看着扬州城中的红墙绿瓦,舞榭歌台总觉得有些恍然,流月确实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但并不是一个伤春悲秋的人,抬手将之前落到头上的落叶扫开,最后看一眼风花雪月与飞云一起建立起来的这个帮派。却没想到在房顶伤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风萧萧灵活的在繁杂的兵器中上上下下,越过一个又一个人往外跑,流月勾起嘴角向飞龙山庄走了过去。

 

 

 

 

“风萧萧在哪。”流月的说得并不算咬牙切齿,但即使都是认识的人,也没人觉得自己真的认识这个流月,不再是那个每天在飞云厅趴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聊到好笑的地方懒懒的勾起嘴角,引得帮里姐妹们一阵骚动的流月,他们才记起,这个人是江湖第一快刀,是自己所不能及的人。

流月将圆月弯刀紧紧 的拽在手里,身边的血已经分不清楚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暗沉而粘稠的血液顺着圆月弯刀的刀尖往下滴着在地面上拉出一条向前的曲线,他一步步的向前走着,步子迈不太开,大腿的伤口扯得锥心的疼却是始终没皱一下眉头,大概他们也忘了,能够成为江湖一方人物的人,靠的不仅仅是天赋。

“忘了我以前跟你们说的话了吗?面对敌人的时候不要犹豫。”流月轻轻的抬起了刀柄,看着眼前曾经与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现在却是自己要了结了他们。

“兄弟们等……”声音戛然而止,说话的人眼中的热情还没有散去,头已经离开的身体。

抽刀断水光华大盛,白色的银光在空气间肆意的流淌,就是真正的月光也要逊色几分,流月集发的发绳不知被谁划断,脸上的鲜血立马将飞散的头发粘了上去。

 

“风萧萧在哪?”流月轻轻的将被血打湿的头发别在耳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淡淡的问到。

“你是不是找我啊?”风萧萧从飞云山庄的大门后走了出来,身上也不见得比流月好到哪里去,青白的长袍被染成了暗红色,只有零星的几个地方才能看到原有的颜色,只是神色中带着些许的笑意。

“好感动。”说着用手将疾风影揩干净,看着流月那张与平时不太一样的脸,轻轻的笑了一声,接着说“你要走魔道了吗?”

“我?这么多年了,我走过什么正道吗?”流月摸着圆月弯刀像是又恢复到以前那个站也站不直的浪荡公子模样。

 

“你这魔道妖人!妖言惑众,若不是你流月会变成现在这样?你怎么好意思出现?”也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句,人群叽叽喳喳的喧闹了起来。

“现在这样?现在这样不是你老大最想看到的吗?”流月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此时的光景,不是吹雪一手创造出来的吗?或者说,吹雪都还不是你老大,那你老大到底是谁呢?我很好奇,风萧萧是魔道?他连飞刀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我怎么不知道他练了邪门歪道?我的刀法,是魔道?那你们想知道吗?我给你们练你们练不练?”



TBC

评论(6)
热度(17)

深井冰【我觉得我要把我的爱好都写完,这介绍不够【。】

© 喻风若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