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风若水

归处2

小棉袄弟弟喻?X杀手哥哥也(屁
改名字了,因为写飘了。
之前叫萧郎陌路。(现在改了
随意评论……想要聊天……
我觉得这段,贼羞耻,贼尴尬。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他吗是个小短篇。

以上



不想当厨子的杀手不是一个好理发师,魏琛虽然不是一个好厨子,但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完美的理发师,单看喻文州那颗“日月可鉴”的脑袋就知道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老大你也太坏了吧!怎么着也不能直接给人剃没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抱着肚子一个人自娱自乐的笑到沙发上去躺着了。与之相比,刚被剃了一个光头的喻文州显得淡定极了。
“诶!小鬼!你别听那小子胡说!我可不是耍坏,你要怪怪叶秋去,可是他叫我剪的啊,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是你绝对不能瞧不起我这手艺!”魏琛忍笑忍得十分幸苦,特别是他看到喻文州那张小脸上硬是绷出一了个风轻云淡的弧度。
“嗯。”要说在不在意头发这事,其实喻文州还真不在意,光头也比凝成一缕缕的油头好上太多。流浪生活过了太久,喻文州听人说话的机会实在很少,以至于他现在听着黄少天说了一下午有些头疼,想开口制止又怕自己太久没说话,说出来的音调奇怪,有些犹豫。正在这个档口,把他丢在这里的叶修裹着一身风从外面回来了,寒风带起的衣摆猎猎作响。
“哟,这就剪好啦?还可以啊,这看着我倒是像捡了个宝?”叶修站在门口的空调下吹去了一身的寒气,将手心手背贴着脸捂热乎了才走进来。
“老叶!来战!!!”一旁的黄少天看见叶修走了进来立刻从一个没骨头的水母变成了一匹幼豹,从沙发上窜了起来,朝着叶修扑了过去。叶修扫了一眼扑来的黄少天,没有一秒的犹豫,骤然向旁边挪了一步,堪堪和黄少天擦肩而过。
“跟我打?我同意了吗?啊?”叶修没管在一旁咆哮着细数叶氏十宗罪的黄少天,径直走到喻文州面前,手欠的摸了一把光头,神情颇为得意。
“……”喻文州对于这赤裸裸的嘲讽无话可说,可也在叶修抬起手来的一瞬间,闻到了某种,腥臭的铁锈味。对于喻文州来讲,受伤和生病是最不能发生的两件事情,这两件事一旦发生,往往就与死亡息息相关。无法愈合进而感染的伤口,无法治疗进而无可挽回的小病。求生才是最原始的本能,喻文州时时刻刻都在求生,血的味道他闻的不多,可也知道,这一般预示着极端的危险。他不知道叶修是不是好人,可他似乎并没有想要卖掉自己,还在向自己妥协。喻文州没有感受过温柔,可那种向往似乎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即使是他,也会希望有一个安定的家。他突然有些焦虑,“要是他死了怎么办?”他想。
“你会死吗?”喻文州说,他说话并没有奇怪的语调,只是速度极慢,一个字一个字,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年人。
“你猜?”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会突然问这么一句,可死不死的,对于他来说,还真也就那么回事了。不只是他,也包括魏琛,他们这一行的人啊,哪个不是在跟死打交道呢。说不定哪天嘎嘣,就没了,这时候叶修才后知后觉的想,“我干嘛捡个牵挂回来?”
“我不让你死。”若说对温柔的向往是刻在喻文州骨头上的东西,那执着就是长在喻文州灵魂上的东西了。

说了不让你死,就不会让你死。

TBC

评论(2)
热度(21)

深井冰【我觉得我要把我的爱好都写完,这介绍不够【。】

© 喻风若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