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风若水

归处3

属性不明弟弟喻x杀手哥哥叶
三观大概被我吃了,问题是杀手这玩意,只能耍帅,没有三观((。
加了剑圣光环的黄少巨帅(。
以上任何一条感觉不适的慎入
以及我又飘了,小棉袄弟弟的设定这章是看不到了,这章只有个病娇弟弟。



叶修捡到喻文州的时候,喻文州还是一个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屁孩,也不知道时间是怎么赶着趟从他们身上碾过的,转眼间少年就变成了青年。还真如喻文州所说的,叶秋还没死。

只是过得有些艰辛。
“都快赶上我高了吧。”叶修远远的看着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喻文州,有些感慨的想。
自从和嘉世关系恶化以来,叶修就不怎么敢离喻文州太近。
“杀手是没有牵挂的。”
当然,这句话对叶修来说,几乎可以和放屁等价交换,连牵挂都没有了,何必活着呢。他远离喻文州的原因只有一个,为了安全。喻文州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而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在他身边保护他。嘉世想搞他,就得从他身边的人开始下手,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也不知道是谁最开始这么没素质的。
可能是因为雏鸟情节,喻文州意识到自己对于叶秋除了如兄如父的感情以外,还有其它感情的时候几乎是平静的。很难说什么东西对于喻文州来说才是重要的,在流浪的时候,喻文州觉得,下一顿饭的着落就是最重要的,被叶秋捡回家以后觉得,叶秋每天能陪他多说几句话就是最重要的,所谓的社会舆论和纲常伦理其实对于他来讲好像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我喜欢叶秋。”喻文州在第一次和寝室里的小男生看片子的时候,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不像女性那样柔软的胸膛,虽然不明显但精炼的肌肉,若有若无的人鱼线,有些苍白的皮肤想必并不怎么光滑,上边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有新有旧。喻文州光是想想就觉得热血沸腾。

“我喜欢叶秋。”喻文州想。喜欢这种感情,不仅仅只和性有关,可人们大多都是因为性才意识到了自己可能对对方有些其它的想法。




“哎哟,队长!你能别这样笑吗,我慎得慌,那几个杂鱼真的不需要你费这么大心思去搞啊!”黄少天刚回到蓝雨写字楼就看见喻文州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叶秋离开以后就把喻文州丢给了魏琛,其实,说是丢给不如说是求蓝雨收留了喻文州,魏琛给出的条件是“永远不杀蓝雨的人。”叶修应了下来。魏琛觉得自己赚翻了,帮忙养个孩子就能得到号称杀手之神的人的这一诺,其幸运程度堪比天上掉馅饼。
“嘉世变脸变得这么彻底我没有想到,是我的失误,可叶秋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喻文州手上拿着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尖发白。
“告诉你有用吗,当时我俩还穿开裆裤呢。”黄少天心里诽谤却没有说出来。作为蓝雨为数不多的的武斗派,妖刀黄少天阳光灿烂的表现之下,也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算了,当时告诉我我也不能理解,我总归还是会坐在这里,生他的气。”喻文州见黄少天不说话,也七七八八的猜到了他的心思。
“我说,魏老大走的时候可说了啊,我们不能接杀人的生意,其实包括叶秋,号称要你三更死你留不到五更,也没杀过一个无辜的人,虽说刘皓那几颗耗子屎确实恶心,但也罪不至死,别人来惹事也就算了,他们举起枪的那一瞬间,就该做好自己会被弄死的准备,但要我们去挑事,恐怕不太合适吧?”黄少天完全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也完全管不住自己的长篇大论。
“你是什么时候这么讲道理的?”喻文州惊奇的看着突然转性的蓝雨武斗派老大。
“我只是想提醒你,你现在是蓝雨的当家,你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事关整个蓝雨,兄弟的命也是命。我知道你是个有分寸的人,你比我有分寸比我看得明白,所以魏老大才会吧蓝雨交给你,我才会承认你,可你在叶秋的事情上总是会变得有点让我闹不明白,如果你向嘉世宣战的话,我希望你是出自于蓝雨的利益,而不是为了给叶秋争口气。”所谓妖刀,必然是一针见血的犀利。
“你怎么就觉得我要宣战了。”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但也知道,这其实怪不得黄少天,他自己确实是容易在叶秋的事情上失控,虽然别人看不出来,但黄少天是看得出来的。

评论
热度(26)

深井冰【我觉得我要把我的爱好都写完,这介绍不够【。】

© 喻风若水 | Powered by LOFTER